产品分类
新闻中心

“假拉菲”喝出的“真问题”让人纠结

  网帖称,北京最大代理拉菲红酒公司老板声称自己有两艘改造成假酒制造工厂的远洋货轮,而在这条轮船上生产的各年份拉菲酒被送往北京各大商场销售,每瓶卖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据悉,拉菲红酒10年产量赶不上中国一年的销量,所以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假的。
  
  近期有几个新闻比较令人倒胃:血燕据说是用燕子粪熏成红色的;被查获的地沟油用现行食用油国标根本检测不出问题;拉菲红酒10年产量赶不上在中国一年的销量……因为血燕与拉菲(包括之前的假茅台)与普通百姓无关,所以公众现在开始比较担心上流社会中的身体健康问题。但是,喝假拉菲又绝非像吃了过期食品或是假药一样简单,在一瓶瓶假拉菲的酒瓶后面,其实还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
  
  首先,谁是假拉菲的买单者?对于名酒,公众首先会想到中石化的“天价酒事件”。展开联想就很容易想到,拉菲的买单成本至少有部分来源于垄断央企的利润。羊毛出在羊身上———消费者就是拉菲的真正买单者。倘若官场之中有拉菲,纳税人就是真正的买单者。一个现实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身体不时被假冒伪劣产品侵蚀,我们的钱包还经常被一些垄断央企甚至包括一些政府部门侵蚀。
  
  其次,假拉菲背后有没有腐败?2009年,某省驻京办购买了700余箱假茅台,据了解,该驻京办明明知道酒是假的却还要买,原因在于“跑部钱进”时不能空手而去。一千余元一瓶的茅台尚且如此,名贵红酒拉菲情何以堪。现在茅台的空瓶身价数百,比一个低保户月收入都多,而一个拉菲的空瓶子有时竟能卖到2000到3000元……而在中国销售量超过产量10倍的拉菲,背后自然不会那么干净。
  
  再者,是什么造就了国人的奢侈消费心理?一位商人说,“我承受不起一场饭局中没有拉菲的风险”,显然,拉菲已经成了公关的重要利器。而作为商人公关利器的拉菲,似乎又在描绘着一个纠结的市场经营体制。但是,喝昂贵的拉菲果真就能代表身份吗?据报道,人民大会堂举办国宴,供应各国贵宾的红酒是百姓能普遍买得起的张裕葡萄酒。显然,酒的价位不能代表身份的高低,更不能代表酒宴的规格。是信仰迷失,还是道德沦丧?
  
  前几日,中央各部委逐渐向社会公开“三公”预算与结算情况。有的高达十数亿,有的少到十几万,但是,无论公务招待花费多少,公众看不到“三公”消费中是否含有拉菲、有多少拉菲。显然,拉菲之所以能流行,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我们看不到官场一顿饭中到底包含了什么。是馒头咸菜还是鱼翅鲍鱼,我们只能猜测。而假拉菲的横行,至少能满足公众的部分好奇心。只是,满足好奇心之后又不免添些新堵。
  
返回上页